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人流哪里医院好些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9 07:41:5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人流哪里医院好些,慈溪宫外孕手术费用,余姚那里可以做超导可视人流,奉化哪家医院好点人流,余姚哪家医院做打胎好,慈溪妇科医院哪最好,慈溪人流多少钱价格

  (原标题:大手笔!深圳拟投9000万建创客教育实践室_金羊网新闻)

  荔园小学三名小创客和他们的作品——防近视纠坐姿节能阅读灯。

  在开放、交流、分享的氛围下,接触前沿技术、激发创造潜力、动手将创意实现,“创客”所包含的教育意义受到教育界的认可和欢迎。截至去年10月,深圳684所中小学校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创客活动。深圳市教育局重点资助开发创客教程近150门,建设了100个中小学创客教育实践室(以下简称“创客实践室”)和200个优秀科技社团。

  记者日前从相关渠道了解到,今年深圳还将继续推进建设200个创客教育实践室,每个投入45万元,建设期为3年。建成后,加上首批建设的100个,深圳公办中小学拥有创客实践室的学校将达到约一半。

  “深圳的校园创客教育已经过了启蒙阶段,如何深入有效推进,需要系统思考。”深圳多位在一线从事创客教育的老师告诉记者,深圳校园创客教育目前最棘手的是师资、课程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深圳校园创客教育很难实质推进。

  创客实践室经费半数用于“软件”建设

  深圳市教科院院长叶文梓去年10月曾称,深圳的创客教育已从全面起步阶段走向深化发展的新阶段,“激发孩子们的好奇心,鼓励孩子们的探索精神,激活有利于创客成长的教育体育,是创客教育的立足点和出发点。”

  在基础教育阶段推动创新创客教育,培养创新型人才,深圳的投入力度颇大。比如资助学生主导的小课题研究或开展的社团活动,引导学生从兴趣出发,以问题为导向,努力学会探究性学习;投入经费,面向学校和社会遴选或委托开发诸多好课程,扩大课程选择性,让有不同兴趣、特长、天赋的学生能够选到适合自己的课程;在建设教学新环境方面,则探索为学生创意成长搭建新的空间,首批建成100个创客实践室,每个投入45万元。而据教育部门相关人士透露,今年,深圳将继续推进建设200个创客实践室。

  根据市教育局相关文件显示,创客实践室是学校推动STEM课程、创客教育课程的主要阵地,是供学生开展自主探究、动手实践活动的场所。该实践室是以学生为中心,以工具、材料和技术为基础,融合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等多学科知识的新型学习环境。学生利用实践室中的工具或其他资源相互协同,发现问题、解构问题、寻找解决方案、分享创作成果,培养批判性思维、创新思维与问题解决能力。

  深圳市教科院信息技术教研员吴良辉强调,创客实践室并不只是硬件投入的概念,这点从《深圳市中小学创客教育实践室建设指南(试行)》中经费使用构成就可以看出,投入的经费中20%—30%用于硬件设施、工具设备;5%—10%用于空间装饰、环境布臵;20%—25%用于课程引进、科研指导;15%—20%用于人员配置、师资培训。该指南明确提出,鼓励各基地学校在此基础上进行优化提升,但不应低于此标准。

  据上述人士透露,今年6月,深圳市教科院将对首批100所创客实践室推进情况进行评估,评估内容包括老师、学生收获、课程开发情况、实践室使用频度等,评估不及格的实践室,将被整改。

  创客教育需要“内”“外”发力

  作为深圳校园创客教育的实践者、见证者,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老师周茂华认为,资金投入、创客空间建设固然重要,但教师是创客教育的核心,“目前师资力量严重不足。没有老师,建再多创客空间也没有意义。”

  尽管很多学校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创客活动,但实施情况却不一,老师们对待创客教育的态度也有不同。周茂华通过与其他学校联合举办创客活动或与教师交流发现,一些教师对创客教育的态度并不积极。“他们首先会问,我做创客教育有什么好处?算不算工作量?”周茂华说。职称评审、工作量考核等制度不配套,老师不愿在学科之外投入精力。创客教育横跨多种学科,对教师备课的要求更高。因为缺乏激励制度,愿意投入业余时间参与创客教育的教师并不多。

  据周茂华了解,深圳一些学校会通过引进企业的方式解决创客教育师资问题,“前期可以这样做,但创客教育纵深推进,还是需要一批校园内的老师行动起来,去研究、开发相关课程,在各个学科引入创客文化,培养动手能力强的创新型人才。”周茂华认为,在解决师资问题上,校外资源是补充而不是主体,不能本末倒置,最重要的还是从校内根据学科挖掘师资,进行培训和引导,“老师的潜能是巨大的,每个学科都可以找到与创客教育的结合。”

  深圳实验学校高中部创客教育教师刘焱锋认为校园创客教育中的师资问题比较棘手。他告诉记者,师资力量不足、水平不高,可能会导致政府投入的资金只是用来买设备放在实验室,效果有限的同时还造成资源浪费。在刘焱锋看来,创客教育的深入推进,需要内外因素共同发力,“外”主要是机制,如教师的激励、考核制度、创客专家资源库的建立等,“内”则是老师自身的动力。他认为某种程度上,内因是关键。

  “创客教育涉猎的内容不仅包括机器人,还包括物联网、硬件、生物医疗等,很多知识中小学老师是没办法解决的。

  深圳第二实验学校老师吴兆斌介绍,从现有实践来看,中小学创客教育主要分三个阶段:一是带领学生发现身边的问题,寻找解决问题方案;二是通过动手实践,将创意制作成物品;三是产品化。“目前更多的学校做到了第一阶段,但在第二阶段因为受到师资、经费等问题的制约,在推动上有难度。”吴兆斌表示,这个问题不解决,会影响创客教育的深入推进。

  吴良辉表示,师资问题确实是目前制约深圳校园创客教育最大的难点。他透露,针对这种情况,市教科院今年将启动相关调研,深入学校一线了解教师们对创客教育师资建设有何需求、需要哪些配套政策等,之后会制定出台深圳中小学创客教育师资建设相关指南,该指南也会成为相关部门制定决策的重要参考。

  创客课程深度开发迫在眉睫

  在日前由深圳市教科院和市二高联合主办的“中小学创客教育课程深度开发”高端论坛上,多位一线校园创客教师指出,课程也是目前影响创客教育深入开展的一大难题,深度开发创客教育相关课程迫在眉睫。“学校到底要开设多少创客课程,这些课程是否科学、系统,有多少课时拿出来做创客教育,学科课程是否渗入创客教育……创客作品、创新性思维、动手能力等,这些都是需要从课程中去生成的。没有课程,就没有了根基。”周茂华说。

  据吴良辉介绍,目前深圳学校创客课程比较丰富,数量也较多。记者了解到,比如在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目前已开发超过80多个大大小小的项目可供选择。开设了开源硬件、创新项目研究实践等4个创客选修课供高一学生进行选修,每个学生必须从中选择一门学习,学校的创客空间向所有学生开放。那些对创新动手感兴趣的学生还可以选择进入社团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在深圳市实验学校高中部,高一、高二学生不但要必修3D打印等科技创新相关课程,还有“无人机”“VR虚拟现实”“机器人”等前沿科技课程可选修等。

  周茂华表示,现在很多学校都会关注并开展机器人、无人机、3D打印等创客教育和活动,他认为学校开展这些前沿科技相关的教育值得鼓励,但最怕流于形式,“深入学习需要有系统、深度的课程,如果只是买来几个套件带学生们玩,对学生创新思维、动手能力等并不会有实质的帮助。创客教育应该更多面、多层次,面向更多的可能性。”

  北京师范大学物理课程与教学论教授项华表示,除了开展创客课程,如何在学科课程中引入、融入创客文化理念、创客教育,也很重要,需要系统研究和推进。吴良辉、周茂华对此观点也颇为赞同。“创客教育和现有学校学科课程怎么较好地和谐地结合,在学校更好地落地,这都需要对课程进行深度开发。”吴良辉说。

  周茂华则表示,创客课程与学科课程并不是割裂的,创客教育也并不仅仅是科技老师的事情,更多老师应该参与其中,从自己学科的角度找到方向、方法,培养学生的创新性思维、动手能力等,“老师的积极性被激发后,优质的课程就会随之而来。”

  编辑:易扬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慈溪做人流术多少钱